12527_acupofcoffee

一个辣鸡,忙得起飞的高中美术狗,爬墙飞快注意,稍微有点cp洁癖,一旦厨力放出产量可能爆炸刷屏,目前有贞德和星星(自家) 实际上很喜欢聊天可能会突然版聊,叨扰致歉。

kk

崂山白花蛇斩水:

约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爸爸们求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概是一点可以发上来的东西叭
最近有点没有手感
我要死了

关于尺德的一点幻想。
她超苏的,安利(不是)

【fgo/双贞】ani ohevet otach (贞德侧)

懒得换号放飞自我
*ooc注意
*贞德是被南丁抓去休养的,实际上她第二天就好得差不多了,她觉得不听南丁小姐的她可能会死。
*地点是从者街,各种各样的店子都有,甚至菜市场。

*两个直男的故事。


  01

  醒来的时候在医务室的转移用房里,大概是刚刚从重症监护移过来,刺鼻的消毒水味道昭示了南丁格尔正在照看她的事实。贞德叹了口气,把盖在她身上,不属于她的那件披风往上拉了拉。
  早上八点十分,她看了眼时间,比起她平常的醒来准刻要晚了将近两个小时,太阳已经完全升起,透过窗户照耀在不断发出声响的医疗设备上,投影出一片金色的辉光,圣者抬手看了看一圈圈绷死在上面的医疗绷带,又只能万般无奈地放下来。

  “那块地方很合适你啊。”
  贞德笑了笑,从病床上坐起来,牵动满身的医疗设备连接线。
  靠在门上逆光处的少年少许不悦地皱起眉头。
  “小姐,你还是躺下比较好。”
  “不了先生。”她保持礼貌的微笑,“我觉得还是要这样做比较好。”
  知道面前人下定决心后十辆征服王的马车也拉不回来,少年微微低下头,把深金色的瞳掩盖在阴影里。贞德轻轻揉着黑色披风上的绒毛,透进窗户的光线缄默不言,时间在诡异的气氛中急速滑落。

  “这样做的话是不行的。
  “这么做的话就无法得到救赎了。”
  少年眯起眼睛。

  “我早就没救了。”
  少女操持着阳光似的笑容。

  “哈。”
  少年侧过头不去看她,那虚假得过头的笑在他的眼里显得太刺眼了,或许是又或许不是,隐约感受到了寄存在身体中的野兽咆哮,对着仍然在病床上的圣者咆哮。
  连战三天四夜没有停歇,带下来的剧烈杀气在三天之后还没能平息下去吗。他散去那些阴郁的情绪抬起头,正正好好碰见圣者挠挠脸,然后放下手把毛领当猫撸,盯着窗外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白发的红衣神父小声“喂”了一下,少女猛地回头扯掉了几条线,慌里慌张去捡的时候又因为两只手不方便活动,掉下来更多,惹得她呜哇呜哇叫起来,坑爹啊这质量,要被南丁小姐骂了。神父叹气,一边想这种强烈的杀气和勇猛是怎么跟现在这种天然笨拙关联在一起,又完美地融化没有一丝违和感的,一边上前去给她解围。
  一根根全部归位的时候,抬起头来看到圣少女海洋似的眼眸,在暖色的太阳光下折射出来一片片金色的光斑。
  “是吗。”
  少年闭上眼。



02

  出院的时间是今天下午三点,听南丁小姐这么讲了,顺带提了一下她昏迷三天的事情。贞德把东西收拾干净,最后停顿在那件黑色披风上,继而拎起来和那几块种火一起塞进箱子里。
  种火是上次有人捎给她的,顺带了一支惨不忍睹的蓝色鸢尾,一起被简单粗暴地摁在一个系了蝴蝶结的小盒子里,但是又有微妙的美感。她抬头拿起床头柜上的瓶子里已经枯萎了大半的花,用袋子装起来,准备埋到那个合居处的小花园里充当花肥。
  离开后走在大道上的时候,一点点细小的水珠打在她鼻头,后来愈演愈烈变成稍大的雨,把她赶到路边的小花店里。
  靠着墙等待,圣者又想起来之前的雨,那天她难得地在推卸中被灌到烂醉,恍惚之间记忆不清晰,不记得有谁把她扶起来,有谁对她大声说叫你不要喝酒,她还想反驳来着,话到了嘴边全部变成磨磨叽叽的哼声,眩晕感简直让她开不了口。后来有人把她弄上汽车开走了,还有车门关上的声音,嗡嗡嗡开着开着就到了家门前,在厕所里来回吐了好几遍,又听到谁的声音抱怨,接着记忆终止在那个温暖带点凉意的怀抱里。
  那天雨声很大,早上就把她吵醒了,掖好被子然后跑到客厅里拿起水壶连灌了好几升,结果就是又去了几趟厕所,外边还被哐哐哐打过门。
  噗。大概最后是她被赶出去,没有理会话中话,非要站在门前吹冷风吹了一天,结果奇迹般地得了从者流感,她才被放进去的。当时倒在门前瑟缩成一团,把打开门的人吓到快心脏骤停,就差没把她送进南丁格尔的急诊室,结果没过一天就好了,气得黑色的家伙直跳脚,照顾她的那股温柔劲儿全部瞬间消失,接下来跪了几个小时的方便面,承包了一个月的洗碗工作。
  她摇摇头不再回想之前的事情,看向天上,雨肆无忌惮地打在各种各样的地方,势头巨猛气势汹汹,尝试把各个地方打个洞出来,逼迫得平常热闹的大街空无一人。
 



03

  小个子店主是个法国人。
  推开门进来的时候有风铃响了,看起来不错的木头架子上雕刻着鸢尾花,是木头工艺浮雕,很有法兰西的风格。大堆大堆的花五颜六色,挤在一个显得稍小的店子里,裁定者轻巧地挪开椅子坐下来,扒起点单表看了两眼,这里还兼职一个咖啡店。
  店主把去内室的路清理一下,转过头来问她点什么,贞德眨巴眨巴眼睛,习惯性点了两杯咖啡,还特地说明了一份要加什么东西,方糖多少块,最后店主满脸疑惑地把两杯都端上来她才发现她十分愚蠢地多点了,只好腆着脸把另外一杯推回得知原因大笑起来的花店老板那边,鼓着脸吮她手里的那杯,然后被苦出眼泪来。
  男人把她手上那杯拿过来擦擦杯沿,替换成之前她为并不在这里的同伴点的咖啡,一边慢慢悠悠搅拌着一边拉扯些不知道哪里听到的东西,圣者听着听着觉得开心,也就一起说天说地往开了扯,从法国巴黎的小吃街扯到英国佬的红茶呛人,圣母院到大本钟,只是涉及圣杯战争便闭口不谈,小个子男人看着窗外依旧不减势头的雨笑了笑,说我认识你,贞德。
  什么?
  我说我认识你,而且你也应该认识我来着。唔,不管什么时候雨总是不讲道理,不过把你带来了,也是一场好雨。
  他站起来回到柜台前把帽子拿出来,在圣者的目光下戴上,抚了抚胸口的徽章。白色的执旗者偏了下头,反应过来眼前的人是谁。
  将军,久闻您大名……
  客套话就算了吧小妹子,我就是个打了败仗没心思再上场的逃兵。男人摘下所有辉煌的饰品重新坐下来,拍拍围裙看着猛地一下站起来的贞德,圣者在原地怔愣一下,同店长一样坐下来。
  后来她又想起来什么,冲着他说按理来讲我应该是长辈,小个子笑得开心,说,讲句不好听的,我倒是比你活得长久,下场都是彼此彼此。
  贞德把甜得和奶茶似的咖啡刚巧喝完,感叹原来她家里那只黑的有多不喜欢苦涩的东西,怪不得药什么的死活不吃最后闹成大病。店主叹了口气,往外指了指,窗外的雨续渐停下来,从变小到消逝,雨后清新的空气混杂泥土和杂草的味道,蔓延进这间小店。


04
  原本乔尔乔斯是想开一家摄影院,后来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变成了空谈。屠龙的圣者把做面包用的手套摘下来,端起一杯茶。贞德把披风紧了下,一口气喝掉乔尔乔斯给她倒的牛奶,革除湿寒的冷气。
  店是玛丽陛下开的,圣乔治说,顺便拿起毛巾擦了擦执旗者湿漉漉的头发。明明是好端端的雨过天晴艳阳天,突兀地,老天爷拿起水盆就往地上倒,让她没反应过来,直接被淋成落汤鸡,神奇的是披风和行李根本没一点事。真是奇妙,她揉揉鼻子,然后又打了个喷嚏。
  乔尔乔斯摇摇头,启示没告诉你吗?贞德把毛巾叠叠好,折成完好的方块状放在桌子上,顺手把一个角折下来露出花纹。谁会去用启示看天气哇,她说,那天气预报岂不是失业。乔治恍然大悟,裁定者看着他笑了,况且家里还有个认认真真看预报,而且每天提醒你加衣服带伞的人,谁会去关注天气啊。
  结果今天就变成这样。她稍微失落地把头低下来,手机也没有收到过短信或者来电什么的。乔治给她推过来一杯鲜牛奶和温软的面包,但裁定者谢过之后回绝了。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看了看玛丽摆在柜台上的鸢尾花结果出了神,最后把它们其中一支折下,好好包裹起来送到贞德手上。贞德楞了半天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乔尔乔斯老脸一红,花不是会让女孩子心情好一点吗?
  不对不对,你搞错啦。
  是吗?
  圣乔治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脸,贞德把花接过来,重新出现的是太阳一样的那份光芒。
  还是谢谢你啦,鸢尾花很漂亮呢。
  那是因为玛丽殿下照顾得好……我只是个帮工。
  也有你的功劳呢~对了乔治先生,你还有在从事摄影工作吗?
  有倒是有,就是会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比如说拍那个黑色的孩子怎么才能拍得到,要拍什么样的氛围,把两个气氛完全不同的人凑在一起……还有对焦到底对谁好……之类的
  乔治和她交换一个眼神,然后白色的执旗者差点没笑出声来,又打了个喷嚏,呛得她难受得不停咳嗽,乔治慌忙拍她的背,好不容易缓过来,只是在那之后没打过了。
  临走的时候,乔尔乔斯非要给她拍张照,还要站在店门前拍,簇拥着很多很多的花和一些猫咪,说是要一起照门结果还是照了她的特写,最后那张照片只留给她一张,其余的全被其他人拿走了。贞德反复把那张照片看了几十遍,怎么样都找不出来哪里好看。


05

  今天的胡萝卜涨价多少钱土豆降了多少钱,经营菜店的老板认认真真在和那个太阳骑士谈土豆的销量前瞻,骑士很激动地和老板争辩些什么,她没能听到内容,离得比较远,总觉得特么的扯淡,只知道后来差点掀翻了菜市场的有蛮多人。深蓝色的裁定者倒是没去维持现场,那个时候她已经跑到了传送点,和守着那里的看门大爷交换了一下门票,随后一脚踩进蓝色的光芒里。
  稍微有点不舒适的灵子转移之后,随着光芒一闪,落地的实感让她恢复了动起来的力气,踩踏在不锈钢还是什么东西的地板上,发出哐当一声响,转移室里没人,摸鱼达人达芬奇亲显然不会在,御主和玛修应该是跑去哪里度假玩了。她把行李从灵槽框里拖出来,朝着宿舍的方向走。
  看见了靠在门口双手抱胸一副凌厉的样子,但是睡着了的复仇者,那是着数没有想到的事情,贞德悄悄绕开堆在门前不知道什么的一个大袋子,把行李推到里面去,再回过身来看着alter看了好一会,最后决定把袋子也搬到里面去。
  站着也能睡着是什么时候的遗留症,还是最近太累了?或者是继承了她的坏习惯?这么想的时候,刚刚把袋子提起来的裁定者发现复仇者瞪着金色的眸子看她,那又是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了。
  “唔……我回来了?”
  “……”
  诡异的气氛里白色持旗者非常尴尬地左右看看,没人,她又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个情况下alter有可能会打死她。
  所以她把袋子放下来,结果招来黑色持旗者的白眼。
  贞德翻来覆去实在想不出来什么话题,杵在原地没动挠了挠脸,最后只能张嘴问出来今天晚上吃什么的问题,说出来的瞬间就觉得自己觉得傻到可以,又没想到复仇者撇撇嘴说意大利面,再帮她搞杯平常一样咖啡来。裁定者觉得太阳简直从西边出来,重新注意到地上大概巨大的袋子,似乎装着不少小东西,她没顾alter拦着她打开扫到一眼,堆满了金色的种火和一些乱七八糟的素材,貌似还有很多的蓝色小石块,是御主口中念念叨叨的“QP”。
  给御主的?她发誓她认真动了脑子,排除了无数从者,最终得出这个结论。
  龙的魔女看上去要轮起来那个袋子打她了,她想,觉得魔女一个暴击她可能会死。黑色的持旗者捏着她的脸恨铁不成钢一样晃荡了半天,骂了一堆唾沫星子都没飞几个很厉害了,还不带重样的,从哪里学来的?贞德发现她开始乱跑她的想法只好让自己正经一下,集中精神好不容易从复仇者无数不相关的话里找到她的意思,是给她的出院礼物。
  她支支吾吾半天说比起她来御主明明更需要,看着alter更气了,可能气到说不出话憋得满脸通红,她有点愧疚,要是在这的东西真的是给她的岂不是辜负人家一片真心,于是决定给她出气,然后裁定者抓住她稍微走神的机会,挣脱她的束缚直接蹲下来开始抱头给自己加无敌,并没有等到预想中的重击。
  你干脆去做个直男算了,听到复仇者抖着声音这样讲,她觉得不行而且她本来就是,蹭一下站起来准备反驳,被一旗杆糊了满脸差点没站住,可能明天起来脸上还有个旗杆子印吧,但是这不能拦着她要说出来的决心,所以她还是说出来了那句背了不知道多久的台词。

  “可是我喜欢你啊。”

  “嗯?什么?”复仇者把袋子一拉开,发出巨大的响声。
  “我说你的咖啡太甜了,少吃点糖。”
  “……呸!要你管。”

好!考完了!
鱼。
我特么好喜欢她们两个啊,疯掉了(同学评论)

78910是关于上次某人提到的幻想……觉得 很棒。
(虽然并不会被污染可我就是很想看。)
23是 幼儿园四人组 天草我们走。
56是我觉得她们穿起来很好看于是就画了
我是个傻子请打我吧(

「圣者失格」

除了前面几个正经的,都是不明所以的奇怪东西,摸鱼使我快乐。

7p8p学院pro
9p龙贞

字写得丑(((

「buster brave cain」

*ooc要注意
御主从者双贞。

东西好像有点多,还有几张没放下
后面几p长图注意

(巨想揉揉alter,在线等,急(不对))

最后两p是讲阿贞受肉之前被半强迫去打仗的事情,框起来的格子里的是她的回忆,有关她生前的事情,以及后来的战争狂和不知道算不算得上御主的人的事。意识流二设居多看不懂也没有关系。(

“你怎么会不喜欢战争呢”

“那就是我为什么要阻止你”

摸鱼 爽

有几p是关于“刚召唤出来的从者是小孩模样”的妄想

黑九岁:“没有b数?告辞”

最近的,都是摸鱼因为没什么时间去画大一点的东西。
后面几p是关于“阿贞的从者是alter”这样之类的幻想。
黑两岁还是很帅的(
我大概是个死厨了,真的

开学了……
整理一下最近的东西。

(突然跳坑)好,一个暑假就这么摸鱼摸没了
ooc一大片一大片的不要打我
全是黑白贞,达尔克小姐姐们可爱的要死

画风突变
789p有点刀注意